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景昌:我的私塾我的书。

诚实做人, 扎实做事。

 
 
 

日志

 
 
关于我

日记中已有许多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4月14日 周五 晴  

2017-04-14 10:0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发了说说:
                                心慈手硬
昨天考试结束后莎莎知道自己的作文犯了硬伤----擅改文题吗?
昨天考试结束后莎莎是不是就知道了自己的期中考试作文该判零分了?
昨天下午莎莎是不是没有吃好饭,是不是夜里久久不能入睡,紧张着自己的硬伤作文,是好朋友劝了很久她才睡去的?
今天早上去到班里,我说全班只有一篇硬伤作文后,莎莎是不是更紧张了?
我说这事的时候没去看莎莎也没点她的名,说完了这事也没去看她。
后来,我不知是考虑到了什么,还是平静地指出了她作文的硬伤。
下课了,莎莎主动到办公室找我。怯怯地说:“老师,我想重写作文,可以吗?”
我求之不得似的,很高兴地说“可以”“当然可以”,在递给她作文纸时还点赞了她的主动。
刚才,下午上课前,莎莎送来了重写的作文。
我刚接过,她问:“老师,我重写了。这分数”
我猜得孩子关心着怎样计分:
她的期中作文考分是以零分计还是以重写作文的得分计。
没待她问完,我不忍她问完便说以重写作文的得分计。
还告诉她:明天放假回家,须以“重写”为题,写一篇作文交给我!
莎莎微微笑,走了。
我继续准备晚上的作文评讲课······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