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景昌:我的私塾我的书。

诚实做人, 扎实做事。

 
 
 

日志

 
 
关于我

日记中已有许多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7月24日 周日 晴  

2016-07-24 08:2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发了说说:
                                                                占     道
        昨天清晨,走过汪桥主要街道,我对亚梅说:“嘞。嘞街道还有蛮宽咧。双向四车并行没问题。”亚梅说:“现在太早,占道摆摊的、乱停车的、其它的,都还没开始。”这条街我走过几十年,知道经常被堵,所以喊起她说话“路宽”,是想找个话题方便我胡乱地想起,免得单调了步干。
        1996年的一个休息日,老家村小的校路上停了一辆摩托车,我远看着它发呆了很久,好像刚拿了驾照的人总想着摸车,好像刚经岳母同意走动就想摸得亚梅的手一样。好希望它的主人是不讨厌我的人,还是个能我讨借溜一圈他就爽快答应的蛮善良蛮友爱蛮带意思的人。想走近它多看几眼时,与从巷口走来的村领导大碰头。“喂。景昌,你即日休息吧。现在帮我去九队通知张村长等三人到学校来开会。就说管理区领导来了。”我领命后本可以回寝室推了自行车骑去。但对领导说:“我可以骑这摩托车去不?”“你会不会骑?”领导有些担心。“会啊,会啊。上次我骑车您郎看到滴啦!”领导看我作保证一样,说句“我找他郎(管理区领导)借钥匙看看”转身走了。不一会,我接过村领导递来的钥匙开车去九队。
        晓得啵,骑车时,身旁全是凉爽的风?晓得啵,骑车时,与同美女挽手并肩走过,身后的人们点评点赞“嘞建海好福气,找了这油画滴女伢子”一样自豪陶醉?晓得啵,骑车时,生怕不远处劳作的乡亲不知道,得故意鸣号招摇?晓得啵,
        七队,老家我所在小组。禾场、村道、门前,全是乡亲铺晒的油菜杆,正在或准备用“连枷”(不会写这两个字,反正就是打菜籽用的那个竹器)打落菜籽。该拐弯了,我松油减速,车子上了油菜杆,小心翼翼刚拐过弯来,我滴姆妈!我滴姆妈(大伯母)背了“连枷”正面走来!紧急刹车!当然,紧急滑到!当然,右手还没松没油门!当然,车子还只轰轰声!当然,来了许多围观的乡亲!当然,不只是尴尬啦!幸好,我只破了点点皮,创可贴都可以不用,用涎水和时间擦擦便好;幸好,车子只是泼出了一点汽油,用抹布擦擦便好。准备骑车离去时,幽默的廖爹说:“喂。建海,你没摔da破皮,但把禾场摔da破皮了,要赔咧。”大家抬起一个哈哈,庆幸了我的幸运。
        大约两个月后,我回大垸的家休暑假,妈妈问我老家里与她仿佛年纪的几位伯妈婶娘的近况,我一一介绍,最后说:“哎哟。只是锁伯妈不好。她郎前不久去世了。”“啊!怎么回事?!”妈妈不愿相信样,睁大眼睛看着等着我说清楚。“前不久,她郎在堤汪公里(堤头至汪桥的公路)晒稻草翻稻草,车子经过,带着她郎手中的羊叉把,她郎连带倒地。去世了。”妈妈听了,伤心地怀念了锁伯妈生前的许多恩好。现在,我仍有记得。
        昨天自汪桥返回,车行莲台段,看见许多乡亲正用砖头石块树枝等圈起省道的三分之一准备晾晒从公路旁的地里收割来的稻谷,我便作势准备用四十码速度慢慢开回家。真没有半点责怪埋怨的!
        我知道,减产百分之五十的乡亲,哪里还有气力将收割的稻谷运回家门前的禾场?纵使有些气力运回,他家或因耕地减少,前几年就没了禾场!我知道,减产减收的乡亲,哪还有实力出资将稻谷送去合作社进行烘干!我更知道,乡亲老农,不为一点口粮,不为一个仅能过得去的日子,谁占你的道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