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景昌:我的私塾我的书。

诚实做人, 扎实做事。

 
 
 

日志

 
 
关于我

日记中已有许多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6月11日 周六 小雨  

2016-06-11 09:3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发了说说:
洗 澡
昨晚健步时,看见横卧草丛中的“疯子”,想起了洗澡事。
听说人生第一次洗澡是在自己出生三天后,是谓“洗三”。想必人人都有经历“洗三”的,就像人人之父母都有迎来自己儿女平安出生的喜悦一样。只是我们接受第一次洗澡时,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印象深刻的洗澡是在自己尚不能洗干净自己,需妈妈代劳时。夏天,将黑未黑时,妈妈会用家里的二号木盆盛些热水,牵引我站到盆旁,再替我脱去衣裤,让跨进盆里。进得盆里,但脚下滑溜,不知是肥皂水的缘故还是木盆底长了青苔或是盆子刚被桐油油漆过。一晃一晃的,妈妈给洗的时候却不能准确把握了。那时,她会说:“把指咔子爪蹈!”当时不懂,后来受教知道是要将脚趾用力紧弓,助力站稳。啊,站稳,还真不简单。像小时候上学遭遇雨天要赤脚走泥巴路,如果“指咔子不爪紧”必定要滚许多次“盐鸭蛋”的。
接受洗澡并不是什么享受的事。总感觉水有些热,后来才知道妈妈生怕我着凉了;总感觉肥皂水直往眼睛里钻,跟紧闭的眼睛斗法一样,后来知道用了肥皂洗澡方可消毒,少生脓疮大包;总感觉妈妈洗澡的手生硬,现在才算明白,终日抓握钉耙锄头的大手,哪有细嫩的按摩;总感觉别扭,特别是洗到胳肢窝、项颈窝时,咯咯大笑去了,却忘了站稳,一个滑溜,妈妈会将我胳膊抓得更紧,那样就更疼了。还有,洗完澡要上痱子粉。妈妈拿了沾满痱子粉的毛毛把,在额头、颈项、胳肢窝一通拍打,感觉眼前灰蒙蒙的,气味也不好闻。很想快些躲去。但真出了门,仿佛别人都看自己粉一块白一块的另类样,极不自在。唉。妈妈那时总那么急、那么赶,是因为还有太多要忙吗?
长大成人了,家里哪有条件洗淋浴。每看见别人享受淋浴的画面和文字,羡慕不已。总认为那样才幸福。在博爱住校十五年,我们都没有条件去那样淋浴的。每该洗澡了,就用塑料桶去学校的热水龙头提些热水去澡堂,再兑些冷水,感觉温度适宜了,用保温瓶的外盖舀一盖,又一盖,如此淋浴了。
大约七年了,我没敢再与学生们一起在卫生间用冷水冲澡了。所以受不得,确是受不了了吧?
那些年的那些时间,我发现学生们在洗澡时有拖拉吵闹,总会这样教训他们:你们给我倒计时,看我洗澡是否需要一分钟。在寝室脱了外衣,揉一点洗发精在头发上,带了塑料桶、毛巾、沐浴露,去到卫生间,接半桶水,从头到脚淋,再上沐浴露,搓个全身,趁了搓身时再接满桶水,搓罢,水满了,然后,从头到脚,淋下!哇!
一边走去寝室,一边用毛巾擦着身子,回到寝室,放下水桶准备更衣,看秒表显示,47!---只如今,“神速”却永远地别了去了!
刚才,爸爸来电说邻家的楼快盖好了,我们可以就着他们的施工队,商定维修并加高房子的事。挂了电话,眼前满是“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的图景,让人很有一些快意。
说说快敲完却也不明白,被杨贵妃用了锦绣大襁褓裹起来的安禄山是否体会到了“洗三”的滋味;说说敲完了也一定还不明白,人们总爱别了自家的澡室,去到朦胧的雅室接受着半裸的美女搓澡;发了说说也或还不明白,草丛中的“疯子”没有除去满身的污垢,怎么没生那样的病呢?古人讲“儒有澡身而浴德”又是什么意思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