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景昌:我的私塾我的书。

诚实做人, 扎实做事。

 
 
 

日志

 
 
关于我

日记中已有许多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5月31日 周二 小雨  

2016-05-31 07:3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发了说说:
牵 挂
小黑是亚梅闺蜜的儿子,自五年级始,现在博爱上九年级了。
小黑的爸爸特别勤劳,用远近熟识他的人夸奖他的话说,“真是丢了扫把拿锄头,犁上赶到耙上。”这样的男汉是真男汉。
2001年,小黑出生了。小子生下来黑黑的,像他爸一样;小子的脸圆嘟嘟的,像他妈一样。恩爱的夫妻又添了像你也像他的儿子,日子比以前更美好了。小黑的爸爸让他妈给取乳名,她妈谦让,也相信自己的男汉,相信孩子爸,所取名字一定会合心满意。
于是小黑爸给取了“小黑”。说是“贱一点,好养;实在一点,不怕羞”。小黑爸还说,“等小黑将上学时,再给他取学名。”小黑妈听了高兴,呵呵笑,不停地叫着“黑子”“黑子”。还说,“哎呀,我生了个‘黑子’儿子。”再腾出手来,用弯曲的食指一边触一下小黑的脸,一边喊一声“黑子”。也还说:“哎呀,我滴‘黑子’。”他爸见了,在旁边说:“喂。你不紧哒动他脸巴子啦,不把他滴涎兜子弄破哒。”于是他妈停下手来,再双手微微举起小黑说:“哎呀,不把我伢儿的涎兜子弄破哒。”很晚,他们一家才睡去。
小黑出生满月那天,小黑爸如同往年往日样,凌晨出门去砖瓦厂做工,轻手轻脚,生怕扰了司鸣的公鸡。结束砖瓦厂几个小时的劳动,该回家早饭了。
家里,小黑爸扒一大口饭,再看一眼妻子怀里吃奶的小黑,几次三番,几次三番,有时看忘了,嘴巴没了嚼动,小黑妈说:“你看么子哟。吃饭哦。肚子还没有饿!”小黑爸才回过神来:“嘿嘿,看得饱!看得饱!”小黑妈听了笑,再低头去看怀里的小黑说:“黑子耶,你爸爸说看你看得饱哦。”
小黑爸起身去盛饭时说:“等哈哈,啊。还吃一碗。去把地里的黄麻杆拖回来了,就送你们去‘出窝’。” “好哦。你郎慢慢吃饱哦。”“哦,哦,爸爸要送我们去外婆家咯。”小黑妈拖拉着腔调向着小黑说。
约一个小时后,邻家大婶跑来,老远向着小黑家喊:“春梅耶,春梅呀!”旁近的人听了不知怎么,问“么事啦”。“哎哟。爱明戳哒拐!”大婶没停步,向着那里喊“春梅”。
爱明用手扶拖拉机满载黄麻杆拐弯时,车子侧翻在排水沟,爱明整个身体被车扶手及死货一样的黄麻杆重重地压在了下面。出殡那天,春梅将自己的头百十次撞向爱明的头,却隔了棺材!春梅喊着让爱明从棺材里出来,喊着让他带母子“出窝”去,喊着让爱明给儿子取学名,爱明可能有应,春梅却隔了棺材听不见!
2010年,亚梅在娘家遇见了回到了娘家的春梅。说起小黑“不听话”,自己力不从心。她俩商量决定送小黑到博爱全托。报名那天登记姓名,工作人员问“孩子改用学名吗”,春梅听了转过脸去,久久才回转身,说:“不改耶。”
小黑在博爱就读半年后回外婆家休假玩耍,看着他长大的长辈们说:“小黑像不是蛮劣le哒。”小黑在博爱就读一年两年后回外婆家休假玩耍,看着他长大的长辈们说:“小黑像变了个人。蛮好哒咧。”反复听了多次大家对小黑的夸奖,我才说:“嗯。这两年,伢儿的进步大。没要我们操心什么。”小黑将近毕业离校,前不久,我与亚梅讲起小黑比较省心时,亚梅说“哎。这才好咧!春梅苦哒半辈子!”
前天,春梅电话亚梅:“哟。幺幺,小黑他怎么一个人回家里来了。他可能没让老师晓得。麻烦你跟他老师说,让他郎们不担心。”亚梅将这些告诉我后,我呆坐在学校操场不知有几个小时。胡思乱想,不知是牵挂爱明哥去了还是牵挂春梅姐去了或还是牵挂小黑去了。
小黑已经两天没上学了。今天他妈来电告诉亚梅:“小黑说面对考试压力大。可不可以过些天,只来参加考试算了。他爷爷躁不过,今天带他到工地搬砖去了。他说‘打死他都不读书哒’。唉”
刚才,亚梅告诉我这些后,我想着敲了这些字。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