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景昌:我的私塾我的书。

诚实做人, 扎实做事。

 
 
 

日志

 
 
关于我

日记中已有许多介绍。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12月26日 周一 阴  

2016-12-26 06:2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发了说说:
                                                                       泡 脚
        很蓝瘦,但还不香菇。
        十三年前吧,听死党说“泡脚是一种享受”,还说“真滴咧”,我将信将疑;不久,死党又说“泡脚是一种享受”,还说“你一天到晚宅,要晓得放松一下”,我仍旧没有去泡脚;记不得哪天了,我和死党一行四人经过洗脚屋时,不是经不住拉劝,却实想自己去见识一番,领教一下,才紧张地随了大家慢慢走近洗脚屋的大门的。
        走近,进门,坐下,喝茶,听他们说笑,听前台美女介绍洗脚泡脚修脚之种种益处,我的紧张很快便堆积成灾了。
        喝茶只是走程序,闲谈毕竟不长久。“走。上楼。泡脚克!”不知谁率先豪放一声喊,我便随他们进了洗脚房。好香,香气里还有淡淡中草药味道;好豪华,连墙壁都用包沙发的软布包装了的,如果哪天我想撞上去,一定不疼;好朦胧,那样的灯光下一定看不清书本上的字;好热情,“先生,请脱鞋。”乖乖!我彻底颤场哒!“啊!还脱hai啊!”我怕怕地问。“先生,您真幽默。哪有洗脚不脱鞋的!”我因此有了撞墙的念头。
        我终于将脚放进了别致的盆里,我紧张着盆里汤里的内容,不敢自由伸张了脚掌脚趾。“先生,请放松,和家里一样的。”看着她没有骗我的表情,我慢慢放走了点点紧张。嗯。泡脚有一会了。“先生,我帮您按摩。”说着,美女麻利地抬起我的八卦开始揉按。“哎!痒!”我声音不大。“哎呀!痒!”“哎呀!呵呵!好痒!”旁边的锋锅说“终于忍不住了也笑了”
        “谢谢你啊。免了,免了。我自己擦擦脚穿鞋算了。”很快,我结束了有生以来除妈妈和亚梅以外的旁的人给我的一次洗脚,也结束了有生以来的一次泡脚。
        后来,喜欢与我相处的人们都知道了“景昌泡脚---放松不了;景昌喝酒---250(克)便好”。那样,我才真正享受了放松。
        前天就知道昨天将下小雨,所以带队参考出发前没忘带了雨伞和靴子放在车上。到了考点东门,准备换上靴子,想起前几天在医院里穿了它在门诊室、大厅里、缴费室、电梯楼梯里、住院部、病房里四处跑,太引人注目,有点不好。于是直接用“回力”球鞋踩了过去。从东门到带队老师休息室,也就五六分钟步程,即使这样,我那透风透气透汗廉价也实惠的回力鞋当然特别透水的啦!
        那样,我自八点二十左右开始,就正式“打水鞋”了。刚开始,因为要陪了孩子们找考室,楼上楼下跑,不蓝瘦;后来考试开始,我宅在阶梯教室敲说说,发说说,不觉得脚凉,不蓝瘦;待说说敲完,寂寞无聊和脚上的冰凉全来了。蓝瘦的很。
        我向校长请假“离开一小会”,想去车上换穿靴子。去到车里,拿了靴子准备换上。唉!我哪里预备干爽的袜子呢?!
        呜呼!冯锅啊!冯锅啊!呜呼!
        不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吗?休息室里,我坐不住站不住跳不得,只好出去走走暖脚的啦!但能走多久呢?四十分钟吧,最多一个小时。但,整场考试是两个半小时啊;但,要到下午三点半才结束全部考试啊;但,我得陪孩子们平安回校了才可以回家换鞋袜的呀!
        就这样,锅的水鞋一直打过了午饭的等待,第二场考试的候场,还打过了下午漫长的整场考试。
三点半,考试结束铃终于响起;四点五分,全部考生结束考试平安返校;四点十分,锅终于回家洗脚泡脚成功换鞋啦。
        欧耶!
前天发的说说怎么看不见:
                                       带队那些事
        带学生外出参加考试,重中之重是要做好安全保卫工作。
        十多年前与同事大家一起带学生参考,看见“有板眼”的人不一会就收到了试题部分或全部答案,并成功发送给了考生。我没有羡慕嫉妒恨。相反,眼里心里还有其它一点什么。
        后来不久,“有板眼”的人没了板眼,能通天的人也不能通天了。中考,相对公正公平了许多。我们去陪考,也只是坐坐聊聊,或开几个长辈同事的玩笑。时间因了下考场孩子们的笑脸也过得快了许多。
        有一年带学生来最大规模的学校参加中考,一怕孩子们迷路,又怕孩子们因了这学校生产于怪胎而恐慌。我想着怎样告诉参考的孩子们“冯叔我在”呢?
        为能在考室的走廊里走上一趟犯难时,看见一行戴了绿色通行牌的领导走了过来。于是,我“擅自”决定: 即使自己挂着的是红牌,我也随了他们去到考室走廊走一遭!
        我将这想法说与同事听,同事大笑,指着我的红牌说,你敢?!我将头靠近同事的头,小声说 : “晓得不?如果我随他们后面走去,许多人只会关注琢磨里面头头的表情,聆听里面头头的指示,一定全然无视走在最后的那个挂的是什么牌牌的我的!”
        同事没再说什么,可能他也想得 :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过去、如今正宫娘娘和小珊都有冒充,何必拿我当真呢。
        呵呵,锅,随领导巡视成功!
        孩子们下场后,眼尖的几个跑过来问我, “冯叔!你先前去巡视了!你是巡视员?!” 锅哈哈一笑告诉他 : “漏漏漏。叔只告诉你们。我在!”
        昨天就准备着今天的带队工作了。我在25个孩子的准考证反面一一写上“冯景昌,135 9389 1959”。今天出发前,我一边分发准考证一边说着这。末了还说,要知道,找我不上,大家的身后还有校长!要知道,今天,有校长为我们壮行并全程陪护呢!孩子们听了,胆子会大点的,心里会踏实些的,举止会更文明的,安全会更有保障的,整个考试会更顺利一些的---我这样想,也这样期待!
        带队老师休息室里,陌生的同行或玩着扑克,或三五个聊着天,或低头玩手机,还有一个敲笔记本呢。我同样耐不住寂寞,敲这个说说耗些时间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